集团客服电话:057187621583 登录|注册

新闻中心

057187621583
您现在的位置 : 主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不良资产】一文了解地方AMC的业务方向

导语  
 
 
通道、配资、固收、批量资产包收购处置、债转股、资本市场重组、不良地产盘活重整……对地方AMC业务的全面解析。
 
自2014年7月首批地方AMC获批,到2016年银监会允许各省增设AMC,目前全国已有69家地方AMC成立(其中六家尚未获得监管备案)。由于一直以来银保监会仅对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进行备案,且具体监管规则缺失、监管职责划分不明,相对宽松的环境使地方AMC自由生长了五年,初步形成了各自的业务模式。
 
 
 地方AMC基本复制了过去四大AMC的发展路径:
 
通道、配资、固定收益业务加上一定量的批量资产包收购处置。但也有具备能力的地方AMC专耕资本市场重组类业务及不动产不良的盘活重整业务,形成了自己的特色。整体而言,由于资金短板等方面的劣势,真正把不良资产收购处置业务作为主业的机构仍是寥寥。四大AMC回归主业已实质性开展,随着未来监管规则的落地,地方AMC或将不得不面临聚焦不良主业的战略抉择。
 

通道+配资+固收奠基

 

因为低风险甚至无风险或者技术难度低且收益可观的特征,通道+配资+固收业务成为展业不久的地方AMC的首选。

出表类通道业务在国有行及大部分股份行当前已基本绝迹,但城商行、农商行、信托公司以地方AMC为通道的出表类通道业务却仍在低调开展,部分地方AMC在2018年开展的异常猛烈。对于展业不久的地方AMC而言,通道业务一方面解决了“吃饭问题”,另一方面,由于通道业务与主动管理的收购处置业务客群基本一致,也能够借此建立起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关系,为日后主动管理类业务开展打下基础。

但随着监管的不断加码,该类业务操作空间也越来越窄,此前银行理财通过资管计划直接从地方AMC接回资产包的模式甚至演变为资管计划先买货币基金,赎回后再接回资产包的复杂模式(主要目的在于获取货币基金的底层资产清单以应付监管检查)。

今年初《关于加强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监督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再次提到不得设置任何显性或隐性回购条款,不得以任何形式帮助金融企业虚假出表掩盖不良。监管对于出表类通道业务不鼓励的态度开始迫使地方AMC对该类业务进行收缩。

另一类通道业务模式是全款委托收购类通道业务,即非持牌AMC或者想跨区域收购资产包的地方AMC,全款委托当地AMC从银行收购资产,该类业务目前几乎没有受到限制,成为部分较为审慎的地方AMC的主要通道业务。

配资业务亦是地方AMC的战略首选,30%保证金+资产名义所有权的低风险特征,使得该业务广受欢迎。也正是因为在配资业务中,AMC是资产的名义持有人,表面上看是AMC进行的不良资产收购处置,也是其在地方政府面前的加分项。但该项业务的规模化开展有赖于活跃的不良资产投资人群体,经济落后地区地方AMC或不具备该项业务开展的基础。同时在2018年,浙江银监局叫停了四大AMC分公司的延迟付款业务(配资业务),也为该业务未来走向增加一层不确定。

固定收益业务即融资类业务,多为房地产的前融、平台融资和当地优质国企、上市公司融资。地方AMC对该类业务多有布局,但操作模式已不似之前赤裸裸的委贷模式,而是通过非金“不良”债权的模式进行。此次征求意见稿明确了地方AMC的业务范围包括收购、管理、经营和处置本地区非金融企业不良资产,也为日后固收业务操作提供了极大便利。

 

批量收购处置业务难行
 

资金规模小、成本高的天然劣势导致地方AMC在批量收购处置主业上难与四大匹敌,多数地方AMC目前并未实质开展批量收购处置业务,或者仅仅少量收购以应付监管方面的压力。 但也有地方AMC将批量收购处置业务作为主营业务开展并取得了不俗的业绩,归结起来大概有三点可供参考:

一是二级投资者生态圈的搭建,在地方AMC去收包时便有大量投资人跟随甚至早就定好了下家,进而收购成功后快速转手完成处置,取得了很好的规模效益;

二是地方AMC与地方性金融机构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与当地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等建立总对总的业务关系,对于资产包收购业务影响重大。以再转让为主要处置模式的当下,低价成为资产包收购业务制胜的关键,2018年资产包流拍频现,有地方AMC便借着与地方金融机构的关系低价获取了资产包,甚至取得翻倍收益。

三是与各地市成立合资子公司,依靠地方政府各方面的资源,对地方资产收购与处置都大有裨益。

在处置端,地方AMC与四大一样,均以再转让+诉讼催收为主要方式,其中再转让是最为主要的方式。

此外,有部分地方AMC将批量收购处置业务作为主要发力点,但因为价格较高和处置难,甚至使自己陷入二次不良的艰难境地。
 

不动产不良业务——产业基因很重要

 

房地产市场存量规模庞大,而房地产类不良资产的盘活和重整也普遍被地方AMC关注和看好。但单体房地产项目盘活由于体量大、各方利益复杂,对产业背景和操盘能力要求高,因此地方AMC除非有股东方面的背景或者与大型开发商深度绑定,否则很难规模化开展。

 

地方AMC开展房地产重整类业务一般分为问题地产救助、问题地产并购重组和破产项目重整三种模式:

在问题地产的救助项目中,地方AMC一般扮演白衣骑士的角色。地方AMC一般对债务分类进行谈判(金融债权、非金融债权),通过综合收购后对期限、利率等进行重组,部分项目甚至追加投资。体量小、情况简单的项目可由自己运营,情况较为复杂的项目则可引入合作地产商进行代建或者管理输入。

问题地产的并购重组项目的操作过程与问题地产救助项目类似,地方AMC除了对债权债务进行重组外,一般还要做增资安排。在此过程中,还需要引进品牌地产商,通过几方面的重组安排最终实现项目的增值与退出。

破产地产项目重整的模式模式则较为标准,此次征求意见稿明确地方AMC可做破产管理人,有部分地方AMC实际已进入破产管理人序列。地方AMC一般以共益债权的形式介入,由开发团队进行托管,最终实现债权人大会的目标,属于低风险业务,部分地方AMC通过共益债权基金化运营,实现了全国范围内的规模化开展。

 

资本市场业务看定位
 

地方AMC资本市场业务一般来说主要包括上市公司纾困、定向增发和一级股权投资三种类型。去年的股市下跌引发了大面积困境上市公司救助需求,纾困业务在2018年也备受地方AMC关注。

对纾困对象的选择地方AMC一般秉持“三优原则”,即优势行业,优质上市公司,优秀团队。而这类困境公司一般选择余地也大,因此能落地的纾困业务很多时候也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因而地方AMC纾困的业务风格、专业度也颇为重要。
 

纾困业务模式一般为债权和股权两种,债权即长期限的高质押率股票质押业务,股权即通过大宗/协议转让直接受让大股东股权,通过两种途径,上市公司大股东获得流动性资金,解除濒临平仓的股票质押业务。也有地方AMC会同时投资上市公司体外的配套资产或者要求大股东将部分套现资金返投回纾困基金、基金再投向上市公司相关的配套产业,这为日后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和纾困基金的退出留下操作空间。

在一家纾困业务落地较多的地方AMC看来,成功的关键因素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自身的实力和服务水平,有需求不代表能抓住需求,因为是双向的;二是高效率,多为国资背景的地方AMC授权决策体系一定要到位;三是创一代多讲合作少谈利益。

对于定向增发业务,从地方AMC的业务实践来看,主要为配合当地招商引资,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同时取得较好的综合收益。一级股权投资业务因为与不良主业的相关性和协同性,多数地方AMC均有涉及,至作为战略性业务进行布局。

 

市场化债转股业务获监管力推
 

从监管政策支持商业银行成立专司债转股业务的子公司,到近期征求意见稿明确地方AMC开展债转股业务时,涉及收购金融企业不良资产不受区域限制,作为降杠杆的重要工具,市场化债转股业务都获得了监管层的高度重视。

 

因为地方AMC成立时间较短,债转股业务对其都是新业务,要么刚刚落地实施,要么是正在推进过程中,尚未有退出的案例。但从以往四大的案例也能找到些许指引。

 

作为地方AMC的典型业务,通过股和债的平衡能够更好地匹配风险和收益,其中需要注意两点:第一是选择优质的标的,从退出途径角度反向推断,上市退出是最好的,因此有上市公司平台或符合上市方向资产的企业更优质,像募集资金置换银行债务的这类项目,对接哪块资产需要进一步甄选;第二是平衡资金期限和资金成本,寻找低成本资金合作是关键。

 

资金短板与资金资产对接
 

征求意见稿尽管未明确地方AMC“金融机构”的地位,却也有提到鼓励与银行、保险机构合作,利用银行贷款、公司债、企业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理财直接融资工具、资产证券化等多渠道融资。但这并未解决实质性问题,除了个别AAA主体机构各个融资渠道都较为畅通外,金融许可证的缺失普遍导致地方AMC融资难融资贵。

 

当前,银行信贷资金仍为地方AMC最为主要的融资渠道,除此之外,债券融资也已成为地方AMC主要募资渠道之一,但本质上仍为短钱长用,流动性风险不容小觑,同时主体信用等级的不同,发债效果也差别很大,民营地方AMC更是发债艰难。

 

如何从负债驱动向资产管理驱动转变,部分地方AMC已经开始探索。有地方AMC已开始探索独立财富管理体系的搭建,如通过金交中心创设产品向C端和B端销售;另外类似租赁业的转租赁,地方AMC也开始探索资产/资产收益权同业内相互转让和持有的资金资产对接模式。

 

监管新形势下的地方AMC方向展望
 

和以往便函的形式不同,征求意见稿以银保监会法规函的形式发出,因此被业内普遍认为是重大利好。征求意见稿第一次明确界定了地方AMC的定义和业务范围,以及通过放开部分业务的地域限制,引导和支持地方AMC开展债转股和不良收购处置业务;明确地方AMC的监管口径,银保监会负责制定地方AMC监管规则,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具体负责本地区的地方AMC机构监管。

 

随着后续新规的出台,回归主业成为地方AMC不得不面临的抉择,在传统以债权转让为主的处置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围绕不良资产的价值发现和价值实现,联合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通过债权与资产的重组、重整、重构最终实现各方共赢开始为业内所重视。

 

如前文所述,有地方AMC依托房地产的股东背景把不动产不良盘活作为其主业,也有地方AMC依托其资本市场的基因聚焦资本市场重组类业务。结合自身产业背景、当地经济特色以及团队的能力禀赋围绕不良主业积极转型,或是地方AMC的前进方向。